不完美的你,也值得全心全意的愛——瘋狂隊長的瘋狂行徑教養之路

2018/05/18 19:13
關於這篇文章,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吠叫、爆衝、攻擊行為不斷的狗狗,飼主該怎麼辦?從一開始無助、沮喪,到漸漸理解Captain 行為背後的原因,心境上的轉變,讓頭頭重新理解與體驗了「養狗」這件事!

撰文 羅奕儒 | 編輯  蘇于寬  | 攝影  羅奕儒、蘇于寬

公園的草地上,頭頭牽著Captain 隨意的走動、玩耍,這是他們每天散步的地方。偶爾,會看見Captain 突然爆衝、或是對著遠處出現的狗吠叫、作勢要衝上前;頭頭手腳俐落地拉著牽繩,轉移Captain 的注意力,接著對於牠的回應給予熱烈的讚美,語氣沒有責備,甚至聽不出一絲不耐,人與狗之間的互動,柔和地就像一幅畫。


「牠已經進步非常多了。」頭頭如此分享。


即便以最低的標準來看,也很難稱呼Captain 為一隻「乖巧」的狗,牠活潑、好動,對於路過的狗,總不免要吠幾聲來彰顯自己的存在感;甚至當其他狗接近時,牠仍會忍不住往前衝、作勢挑釁。但對於頭頭來說,Captain 這樣的狀態,她已非常滿足。


想要往前衝,彰顯自己的隊長


初次養狗,就碰到魔王級!#

Captain 是頭頭和前男友一起決定領養的狗,在領養前,他們一起查了很多資料、做了很多準備。到收容所當天,Captain 可愛的外表吸引了頭頭的目光,隔一週再去看看牠,決定就是牠了,陪牠散步、洗澡,填了一些表格,再拿了項圈和牽繩,Captain 正式成為頭頭家的一份子。


「其實也是有其他看對眼的狗狗,但如果也和牠們互動,不管最後做了什麼決定,都像是在選商品,所以我們決定就是牠了!」頭頭如此分享。


兩人一狗,原以為就要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沒想到,狀況卻是接二連三。


首先,來自收容所的Captain ,除了身體虛弱之外,耳朵嚴重發炎、感染心絲蟲、甚至上下排門牙都嚴重磨損,投入照顧與治療Captain的時間與精力,遠遠超乎頭頭一開始所想像。


再接著,回到家後出現了各種棘手的問題行為的Captain ,完全不如收容所資料卡上形容的穩重、安定。陌生的人、事、物對於隊長來說,都像是有著深仇大恨的仇人般,拒絕觸摸;會攻擊、會咬傷突然舉起的手或突然站起來的人;會狂吠並試圖追咬路過的單車或機車;就連出門散步,也會對在遠處就開始對其他狗狂吠不止,甚至主動挑釁、試圖攻擊。


而就在為了處理Captain 的問題心力交瘁之時,前男友居然提出了分手的要求。「那時我們都考慮要結婚了,但領養Captain 後沒多久就分手了......。」


感情淡了、對於Captain 的問題行為不知所措或疲於經營彼此之間的關係,無論原因是什麼,前男友終究離開了頭頭,所有的困難、情緒,都留給她自己一個人承擔。



像是化身超人的單親媽媽一般,獨自撐住#

前男友離開,Captain 攻擊、吠叫的狀況也未見改善,甚至咬傷與頭頭同住的妹妹;家人的反對與不諒解,則成了壓到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不只頭頭心力交瘁,家中凝重的氣氛,更是影響了敏感的Captain ,明顯變得更容易焦慮。


對於當時的頭頭而言,自己就像是一夕間成為單親媽媽一般,必須一個人遛狗、一個人帶Captain 去看獸醫師、一個人照顧、陪伴Captain ,卻不知道怎麼與牠相處,更不知道如何解決牠的偏差行為。「那時候我其實對於牠的狀況非常焦慮,也對自己和牠都很沒自信。」


也是在這時候,頭頭加入了「D.I.N.G.O. 台灣」開設的寵物行為諮詢課程,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塊浮木般,彷彿終於看見一絲希望。「動機與其說是調整Captain 的行為,倒不如說是新手媽媽遇到狀況不知所措,需要專業的協助。」回憶起當時的情況,頭頭如此形容。


從最基本的重建關係、下達基本指令開始,訓犬師不只協助頭頭重新建立與Captain 的關係,更引導頭頭重拾信心,用穩定、果斷的口氣和態度下達指令。「回頭想這件事真的很重要,因為狗其實會受到主人的氣息影響。」


以讓Captain 比較容易與陌生人事物接觸為目標,訓犬師還提供了生活上的調整與建議,教導Captain 聽懂坐下、腳側隨行等指令。並藉由鼓勵、獎勵、建立好的連結等方式來進行減敏訓練,藉由上課的吸收與持續的練習,一點一滴的改變頭頭的想法與Captain 的行為。


「雖然一開始很辛苦,但是跟狗狗一起成長是一件很快樂的事。」轉眼,課程已經進展了一年半,雖然仍在繼續努力中,但至少已經度過了最痛苦的磨合期。


比起責備,頭頭選擇去理解Captain 每個行為背後的原因,並且陪牠一起慢慢克服。


頭頭現在的男友,不僅能包容、體諒Captain 的個性,更願意花時間與牠建立信任關係。


人,才是影響狗狗行為最深的原因#

也是後來與訓犬師深聊後之後,頭頭才得知,Captain 對於環境的敏感、焦慮與警戒,其實是壓力過大之下的自我保護,甚至可能是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我們無法得知,究竟是源自收容所時期所承受的壓力;或是在進入收容所前,可能經歷過的關籠、打罵等負面經驗造成牠的心理壓力,甚至無法自我控制地出現吠叫、爆衝、攻擊等狀況。但這一切,絕不只是「不乖」可以解釋。


也是在和Captain 的相處過程中,頭頭才明白,對於狗而言,人才是影響牠的行為最深的因素。「訓練其實是幫助人狗學習如何一起生活,狗狗要學會適應人類生活,主人也學習接納狗狗,而如果能用大家都舒服快樂的方式達成,為什麼還要嘗試緊張壓迫痛苦的方式呢?」學會相處,才可能一起成長,大概是頭頭最深刻的體會。



家中的牆上,貼著Captain 的照片,慵懶的、調皮的、開心的,看起來都是那樣自在。

儘管你不是最完美的,但是我最愛的。


接受你的樣子,彼此都是對方獨一無二的存在#

「回到家時,你知道有一隻動物會陪伴著你,那個感覺很難形容,但是很令人開心的。」一起出門晚耍、攤在沙發上耍廢,或是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的小默契,那是專屬於飼主和寵物之間的甜蜜。甚至鬼祟的偷吃東西、偷翻垃圾,在頭頭眼中,都只是無傷大雅的小調皮。


「目前,牠依然是隻很不擅長與陌生人相處的狗,地雷很多、動作不能太大、不能摸、不能一直盯著牠;但對於我的揉捏、擁抱、幫牠穿戴衣物,他反而只會默默閃開或任我擺佈。」接受牠的樣子,找到和牠相處的方式,對於頭頭來說,Captain 獨特的「個性」雖然仍不時會爆發,但只要牠能開心、沒有壓力的生活,進步的慢,似乎也不再是什麼令人困擾的事。


窩窩,一個致力替動物發聲的獨立媒體,期待透過閱讀產生改變,真正提升動物福利,倡議人與動物和平共存的未來。歡迎訂閱:https://www.zeczec.com/projects/wuowuo

註冊 / 登入後才能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