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窩 — 為動物燒聲的報導計畫

提案人 窩窩wuowuo | 訂閱式專案
NT$21,130 / 月

《Together#5》成為你的眼,在去與留間看見溫柔——談導盲犬淘汰

2016/12/29 00:00

   Together

記者:張毓靜|編輯:蘇于寬|設計:邱泰元

儘管導盲犬從一生下來就繫著大家的祝福和盼望,但在成為盲人之眼的路上,卻一點也不好走。從出生、到寄養家庭、回學校專業訓練甚至到與視障者配對,不同階段都需經過無數次的訓練與評估,每道指令、每個動作、每句鼓勵及每次輕柔的撫摸,都慢慢地勾繪出導盲犬的輪廓。

然而,並不是人人都可以當英雄。在經歷一連串的審核與評估後,只有約30%-50%的狗狗能通過測驗,真正帶視障朋友上路,也就是說,平均10隻裡面就有5~7隻狗會被淘汰。究竟在不同階段中,導盲犬會經過哪些評估?什麼情況下會被淘汰?而淘汰後牠們又何去何從呢?

   Together

脖子上一條條的七彩絲帶,或許除了方便辨認,更象徵著飼養員與狗媽媽所繫上的祝福。

天使來到人間#

第一階段(0~2個月):出生#

「天啊!也太可愛了吧!」,翻著惠光導盲犬學校(以下簡稱惠光)粉絲專頁內導盲犬寶寶的相簿,大夥兒興奮的尖叫聲此起彼落,這一團團窩在媽媽懷裡拼命吸奶的導盲犬寶寶畫面,任誰也招架不住那超萌的魅力。

出生後兩個月,導盲犬寶寶都會和媽媽及兄弟姊妹們待在導盲幼犬培育室裡,學習與其他犬隻正確的互動和團體生活的概念。這時,訓練師會開始做一些基本的訓練,像是籠內訓練、定點上廁所、或幫狗狗穿上背心及項圈,讓牠們提早習慣頸部、背部有東西的感覺。

由於導盲犬在育種的過程非常嚴謹,很少會出現健康狀況不佳或有攻擊行為的幼犬(詳見育種篇),基本上只要有合適的寄養家庭,每隻幼犬都能順利進到下一個階段。因此在這段時間,訓練師主要會透過日常觀察,評估每隻狗寶寶的個性,再依據牠們的性格找尋適合的寄養家庭。

「我們總不能把搗蛋鬼交給一位新手寄養媽媽吧!」目前擔任惠光總督導及指導員的陳雅芳(以下簡稱雅芳)笑著說。

   Together

在愛裡學習與成長#

第二階段(2個月~1歲):寄養家庭#

「初生之犢不畏虎!」兩個月大的導盲犬寶寶,就像孩童剛要進幼稚園一樣,懵懵懂懂、每天睜著對世界充滿好奇的雙眼,用盡全力去探索這個世界。

要成為一隻優秀的導盲犬,除了高度穩定和健康的身體,也要學會聽懂指令,適應各種不同環境並能在公共場合保持禮儀。導盲犬的養成,寄養家庭階段無疑是一個重要的關鍵,居家生活習慣、社會化訓練與人類建立信任,全靠寄養家庭無怨無悔的付出以及必須堅持的溫柔。

不隨意吠叫、不隨地大小便、不跳上家具及不吃人類的食物,這些都須從小訓練,為了將來視障朋友帶導盲犬外出時可以穩定的陪伴。

「常常有很多寄養家庭跟我反應,當狗狗張著水汪汪的無辜大眼,巴著你手上的食物不放時,他們都很努力告誡自己要遵守學校的規定,那一刻內心簡直天人交戰。」雅芳苦笑著說。

不僅是一般生活習慣的訓練,寄養家庭平常也要帶著導盲犬出入各種公共場所以及搭乘大眾運輸工具,目的是為了讓狗狗趁早適應臺灣各種不同的環境,習慣外在噪音的干擾、培養穩定性。

由於幼犬階段處於高可塑期,只要沒有發生極端行為,都不會輕易被淘汰。「我們配合的寄養家庭似乎都有種使命感,一有狀況會在第一時間打來學校詢問,所以很多問題都能在早期發現時就矯正。」

「在照顧這些導盲幼犬時,除了享受牠們的單純與溫暖,同時也會覺得壓力很大。畢竟這些小狗們身上背負著視障朋友們與學校的希望,很怕因為自己的疏忽,讓他們將來無法順利成為導盲犬。」剛把第四隻導盲犬Gary送回惠光的寄養媽媽--海麗,在採訪時感性地說道。

   Together

每個選擇背後溫柔的堅持#

第三階段(1歲~服役前):回導盲犬學校訓練#

帶著寄養家庭拔拔麻麻的滿滿愛與祝福,約1歲左右的導盲犬會回到學校,接受訓練師與指導員專業的訓練與評估,雖說一般導盲犬理想的訓練期是8個月至一年,但因每隻狗狗的學習狀況不一樣,有些很快就能通過各項階段的測試,但也有狗狗一直「卡關」,代表可能需較長的訓練時間。在這個時期,主要會有三個訓練階段及測驗評估:

初階#

   Together

一、初步評估與初階訓練:#

剛從寄養家庭回學校的導盲犬,從原本24小時跟照顧者形影不離,到現在晚上必須睡在犬舍裡,一開始有些狗會有適應不良的問題,例如警戒性吠叫、因環境變化而焦慮,甚至不斷的拉肚子或過度舔毛等等。訓練師通常會給新生導盲犬一段時間適應,並帶他們熟悉各式不同環境後,再進行第一次的整體評估。

「有些狗不只一個問題,可能同時有好幾個。如果這些狀況一直沒改善,又或無法解決時,就會先在這階段被淘汰。因為要能夠到視障朋友身邊工作的,除了身理,心理也要有一定的素質。」總督導雅芳提到。

如果順利通過初步評估,就會開始教導基本技能,像是直線行走、路口停止、上下階梯、穿戴導盲鞍、基本引導、找目標物及閃避障礙物。每次訓練時間不會超過10分鐘,一天2-3輪,如果單次訓練時間太長,導盲犬會失去專注力,訓練效果反而打折扣。

訓練師欣怡說:「之前有隻導盲犬寶寶從一出生就很怕樓梯及斜坡,為了克服牠的恐懼,學校還特地挑選有樓梯的寄養家庭。但經過半年的訓練,牠仍無法克服心理障礙,我們也不會勉強牠繼續學習,現在的牠可是收養家庭拔麻的小公主呢!。」

 ”

中階#

   Together

二、期中評估與中階訓練:#

學會了基本技能後,接著訓練師會交付狗狗更困難的挑戰:尋找定點、高障礙物訓練、分心訓練,以及到戶外車流量大或交通複雜的地方進行訓練。訓練過程中決不打罵導盲犬,一律採取「愛的教育」,以鼓勵代替責罵,讓狗狗對訓練產生好的連結,更樂於挑戰每個關卡(詳見以下影片)。

全世界所有的導盲犬品種中有90%為拉布拉多犬,國外也有使用黃金獵犬德國狼犬。由於拉布拉多具備平易近人、適應力良好、服從性高等優點,所以台灣目前仍以拉布拉多犬為主。相對於其他的品種,拉不拉多犬有個非常「貪吃」的個性,對食物有著異於常人的執著。「我們會在學校內,刻意安排別的狗經過導盲犬身邊或有人在旁拿玩具、食物企圖誘惑導盲犬。如果我叫牠名字,牠選擇看我不是其他分心物,我就會給牠獎勵。一次又一次漸進式的訓練,最後導盲犬通常都能對其他狗或食物無動於衷了。」

以惠光為例,通常一位訓練師會被分配2-3隻導盲犬,當訓練到一定程度後,就會進行期中評估—「蒙眼測試」。當訓練師戴上眼罩時,導盲犬會察覺到訓練師的遲疑與不安、下指令的時間點變得不那麼準確。這時就要察導盲犬的判斷能力與工作意願,若導盲犬很依賴指令,無法自主決定或表現很被動,表示牠可能沒有能力或意願做導盲工作。

當然,沒有狗狗能做到十項全能,訓練師也會依據導盲犬的情況做安排。例如:工作能力很好,但較依賴指令和引導的狗,未來可能配給還有殘餘視力的視障者。如果是穩定性很高但較沒有工作意願的,也許就很適合成為教育宣導犬。

高階#

   Together

三、期末評估與高階訓練:#

在正式服役,與視障朋友做配對前,期末評估是最後一道關卡。除了提高環境的複雜度並嘗試搭乘交通工具外,還會在這階段進行模擬情境式訓練。在交通模擬訓練時,會由一名訓練師牽著導盲犬至車庫與人行道的交界處,再由另一位訓練師倒車出庫,測試導盲犬是否會看到移動中的車子而會停下。

「情境模擬測驗必需由兩名默契很好的訓練師進行,並觀察導盲犬在這時是否能承擔責任並做出正確的判斷。」雅芳解釋道。

從期中到期末,會有3-5次的評估不等,每次測驗會越來越困難、必須承擔的責任及判斷的事情也越來越多。「即使通過所有的項目狗狗,也不一定適合當導盲犬。」訓練師欣怡提到了一隻令她印象深刻的導盲犬,由於Sharon是一隻很親人的狗,所以即便在訓練後期伴隨著較多的壓力,Sharon還是會刻意壓抑自己的恐懼與不安,想要努力的完成訓練師所有的指令。「但我們都希望每隻導盲犬是在開心的狀況下完成訓練及為視障者服務,因此我們最後決定讓Sharon除役。」

問起欣怡會不會覺得可惜,畢竟訓練一隻導盲犬要耗費大量的時間、金錢及人力。欣怡搖搖頭「不適合的,我們都不要勉強,導盲犬的工作或許對這些狗狗來說太沉重了。」

   Together

放手,是給你最好的祝福_談導盲犬淘汰後的生活#

一、其他工作犬#

不論是因為個性容易緊張、又或者有無法克服的恐懼,除役後的導盲犬將何去何從呢?在國外,除了開放一般家庭收養,一部份除役的狗也會評估其個性及特殊技能,轉職到不同的工作崗位,像是成為嗅探犬、陪伴犬或搜救犬等。在美國,就有隻黑色拉不拉多導盲犬——「保時捷」,因為無法改善喜愛嗅探的習慣,而被判定無法成為導盲犬。除役後的保時捷,被轉職到費城消防隊,經過長達5年的訓練時間,保時捷成為一隻優秀的嗅探犬,幫助隊友在多達300場火災中找出起火源,屢屢建功!

牠們或許無法成為優秀的導盲犬,但依舊能在其他領域中發光發熱。

   Together

教育宣導犬時常出沒在各個場合,扮演讓大眾認識導盲犬的重要任務!照片取自惠光導盲犬學校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uiKu...

二、教育宣導犬#

而在惠光,除役導盲犬除了開放收養,有些也會視情況擔任學校的教育宣導犬。「公關這碗飯可不是那麼好捧的哦!」欣怡笑著說,要能成為教育宣導犬,除了有基本的能力、在公共場合也要很穩定、樂於親近任何人,總而言之,就是要「人人賀啦」。一般假日或有活動時,教育宣導犬要到各地進行宣導,讓一般民眾及小朋友有機會接觸與認識導盲犬。另外,當有寄養家庭或視障者想申請導盲犬時,也會出動教育宣導犬負責讓申請者「試帶」,降低導盲犬被退養及配對失敗的機率。

聊到國外有導盲犬除役後轉職成其他工作犬的案例,惠光總督導雅芳語重心長地說,「台灣目前導盲犬機構規模都不夠大,而我們對那些障礙的類別沒有足夠的專業與認識,加上現在也沒有額外的資源成立一個專門的部門做評估,因此現階段我們只把重心放在導盲犬的培育與視障朋友的身上。」

「而且我們都知道要轉職成為其他工作犬的門檻其實很高,我們的導盲犬去做緝毒犬和警犬可能太軟、太敏感,但要成為治療犬或陪伴犬似乎又太愛玩了一點。」

三、收養家庭#

對與導盲犬朝夕相處的訓練師來說,就算自己訓練的狗狗沒辦法成為導盲犬,也希望牠們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收養家庭,繼續快樂的過生活。比起退休的導盲犬,除役的狗狗通常較年輕、身體健康狀況良好,而且都已學會基本的規矩,因此每每刊登收養訊息時,申請書就會如雪片般的飛來。「有時只有3隻除役導盲犬開放收養,卻同時有80組家庭搶著要呢!」雖然除役的導盲犬炙手可熱,但篩選家庭的過程絕對不能馬虎。除了最基本的有愛心、耐心及經濟基礎外,收養家庭必須同意讓狗狗住在室內、不能關籠飼養,最重要的是-外出一定要上牽繩。

「我們看過太多狗狗因為飼主的疏忽而遭遇危險,所以在挑選收養家庭前,我們絕對是謹慎再謹慎,只希望這些狗狗能無憂無慮、快快樂樂的過完牠們的一生。」

   Together

退役導盲犬Maru、Bella和Bunny在今年十月正式成為蔡英文總統家中的一份子!Photo Source : 蔡英文臉書

「自己不想成為導盲犬的狗,是不會被強迫成為導盲犬的。」不論是在訪談的一開始到結束,惠光總督導雅芳總是這麼強調著。

「淘汰」就字面上來看或許帶著一點無情,但生命總有不近完美之處,無論最終是否能成為導盲犬,每個階段狗狗與訓練師培養的默契與信任,似乎比什麼都來的珍貴。

所以,即便不捨,也心存感激,謝謝牠們努力的每一刻,然後,寄予最深的祝福與理解,溫柔地揮手告別。

註冊 / 登入後才能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