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ffeevine 世界頂尖咖啡訂閱

提案人 Simple Real | 訂閱式專案
NT$14,300 / 月

計畫更新 #52 深入報導|4月咖啡箱:Kalve Coffee Roasters

2022/04/12 11:27

Kalve Coffee Roasters:樹立拉脫維亞精品咖啡的旗幟#

Kalve Coffee Roasters 的總部位於里加,可說是波羅的海國家領先的烘豆商之一,如今將在4 月咖啡箱首次亮相!

Coffeevine 一直致力於展現歐洲充滿活力的精品咖啡,從葡萄牙到芬蘭、從希臘到冰島,咖啡箱網羅了這麼多的國家,歐洲多元的精品咖啡產業真是令人感到振奮與難以置信。


最近,我很喜歡關注波羅的海國家,且陸續跟愛沙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最讓人興奮的烘豆商合作。從2月咖啡箱收錄了塔林的 Paper Mill,3月收錄了維爾紐斯的 Crooked Nose ,這個4月將以里加的Kalve Coffee Roasters 畫下完美句點。

多年來,我只在歷屆咖啡箱中收錄一個拉脫維亞烘豆商,雖然已經成為歷史,不過現在,是改變這點的時候了!

 

第一次遇到Kalve Coffee Roasters,是多虧我們當地的一個訂閱用戶的建議,他說:「就我的拙見,Kalve 是我們國家所能提供最好的咖啡商。」接著,聯合創始人 Raimonds Selgas 很快地回覆我,他對於能將旗下咖啡提供給咖啡箱的訂戶感到非常期待。

 

我的好奇心因此被激發了,而且很高興能品嘗到 Raimonds 寄送給我的兩款咖啡,它們與3月初在米蘭公開杯測大會的咖啡,一共10款咖啡,一同在20位專家與咖啡愛好者中進行票選,我很高興,來自 Raimonds Selgas 的 Kalve ,以華麗的 紅蜜處理帕卡馬拉(Pacamara)獲得轟動的票數進入前三名。

最近,我趁 Raimonds 參加倫敦咖啡節時採訪他,近一步了解他的個人旅程、Kalve 是如何成立的以及他對未來的抱負、遠景。

The Coffeevine:「當初你是如何開始接觸咖啡的呢?」

Raimonds Selga:「大約在十年前,我接觸到了咖啡,這其實是一個意外的快樂結果。因為我直到上大學才喝起咖啡,不像我的許多朋友聲稱他們12歲左右就開始喝。而老實說,我從來沒有真正喜歡過這個味道,只是當你和另外三個愛喝咖啡的人都住在宿舍時,你最後會默默地被迫接受它。作為一名學生,當時我只喝能買到最便宜的東西。至於接下來,你便能想像到了。」

 

TC:「我總是很想知道人們的過往生活,你之前是學什麼的呢?」

RS:「我是學語言和翻譯的,例如將俄語和英語翻譯成拉脫維亞語。」

 

TC:「真的,和咖啡一點關係都沒有。」

RS:「是啊,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我和妻子(當時的女友)去立陶宛休假,旅程最後在一家叫做Caffeine 的連鎖店喝咖啡,在那裡我喝到人生第一杯拿鐵,讓我非常驚艷,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喝到不是用即溶咖啡製作的拿鐵,我心裡想:「哇!咖啡也能這麼好喝!」它引發了我的一種咖啡癮。另個原因是我對自己修習的學位不是很滿意,我自認是一個愛社交的人,如果說做翻譯是個獨自坐在電腦後面的枯燥工作,咖啡對我來說便是最完美的出口。」

 

TC:「之後發生了什麼? 您放棄了翻譯職業,轉而從事咖啡嗎?」

RS:「是的。我開始從不同烘豆商訂購咖啡樣品,也買了一台便宜的濃縮咖啡機和磨豆機,並開始試驗、訂定商業企劃書。而我申請了企業補助,所以得到一筆相當於1400歐元的補助款。我和女友前往活動會場在車後煮咖啡,那時候的我雖然沒上過任何咖啡師課程,但卻自認為我什麼都知道,直到我們發現根本沒賺錢。

TC:「聽起來這項事業幾乎是在那時就要結束了,但沒有,是嗎?你現在經營一家滿大的烘豆店,你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另一位聯合創辦人Gatis Zēmanis 又是誰呢?」

 RS:「沒錯。事實上,我遇到了Gatis,因為我在煮咖啡的時候需要拉花壺,加上只有一家公司在銷售這些商品,Gatis剛好在那工作。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 La Marzocco的地方,當時讓我“哇”了一聲。最後,我們的咖啡小生意沒有成功,但搬到里加,Gatis問我想不想加入他的公司,突然間,我感覺到我的咖啡世界拓展了。

接下來的四年裡,我擔任銷售業務和咖啡培訓師,最後負責咖啡品管。我真的很喜歡咖啡,但我覺得對精品咖啡能做得更好,在Gatis離開公司之後,我也決定辭職,然後聯繫 Gatis看我們是否能一起做些什麼。

 

TC:「所以這是你決定為 Kalve 制定計劃的時候?」

RS:「是的。Gatis擁有很多銷售經驗,而我則想進一步發展我的咖啡專業,所以我們一起創立了烘豆店。而我們希望能提升拉脫維亞的國際形象,並且跟歐洲其他烘豆先進做一樣的事。當時是2017,回顧那時只有兩個烘豆商而已。現在,當然多出許多家囉!

 我們基本上在Gatis 家廚房的 Ikawa 烘豆機烘豆,也在等待空間翻新之際,放了一台2kg的烘豆機在他的車庫。我們想利用這段時間盡可能的實驗、犯錯、學習。幸運的是,我們有一些顧客願意支持我們繼續營運下去,我們才有機會在2019年從2kg、15kg發展到400kg 一個月的烘豆量。」

 

TC:「在你的簡歷介紹中,你提到公司是建議在一組核心價值上,而不是先定義你的目標客戶再迎合他們的需求,你能說更多嗎?」

RS:「當然。你知道做為一個前蘇聯國家,拉脫維亞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們只有約30年的時間來發展我們餐旅業,我們是一個只有200萬人的小國家,超市出售的大多都是速溶咖啡或商業咖啡粉。這就是為何Gatis 和我,以及第三個合作夥伴Jānis Andersons 認為,我們要有強大的價值觀,在人性化的層面上與消費者建立連結,讓自己更加與眾不同,以期跟它國烘豆商競爭。」

 

 TC:「但是什麼讓您的咖啡與眾不同呢?對我來說,僅使用綠色包裝並不足以成為獨特的賣點。還是,它是賣點?」

RS:「我認為最好從拉脫維亞市場的角度來解釋這點。過去,您基本上只有兩種咖啡可選擇,例如深焙的義大利特調咖啡,以及淺焙的衣索比亞咖啡。想像一下這兩者的差別,我們希望能彌補這兩者間的空隙,為人們提供更多精品咖啡的不同選擇,這是我們品牌的核心價值之一。

接著是我們的綠色採購政策,這有助於強化我們的品牌形象。我們買生產履歷,而非原產地,舉例來說,就像我們追求咖啡更高的溶解度,讓人們容易使用。歸根究底,我們想讓精品咖啡不要再那麼小眾化,不管您是學生、老年人或商業人士,都能享受一杯美味的咖啡。」

  

TC:「那麼,在訪談結束前,請告訴我這款薩爾瓦多.Los Pirineos 的紅蜜處理帕卡瑪拉吧!收錄在四月咖啡箱的這支咖啡為何對你來說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你會如何形容它?」

RS:「嘿嘿,就像我說的。我買咖啡有務實的一面,也有浪漫的一面,儘管有點衝突的感覺。我很好奇咖啡農場的歷史,也想了解這個莊園家族是如何因努力而建立出遠播的名聲。Diego 是第五代咖啡農,是我的偶像,他承襲了已故父親的偉大工作,所以我也想對Kalve 有同樣的想望:建立一個也許我的孩子能接管的事業。 

這是一款擁有高溶解度的甜感咖啡,在不破壞口味平衡的情況下進行「全方位烘焙」(可以做濃縮咖啡,也可以做手沖咖啡),這代表不管你想如何沖煮,都能享受一杯好咖啡的樂趣。焦糖、紅色水果、高度甜感是它的焦點風味。


TC:「謝謝Raimonds。」

如果各位想收藏這款咖啡,以及來自19 Grams 和 Hidden Coffee Roasters 的單品咖啡豆,請務必訂閱,因為4月咖啡箱即將結單!

註冊 / 登入後才能留言。

© 嘖室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