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養樹這件事,唯一最能得到好處的,就是這個地球~獵人老爸。]

在中央山脈的南端,「達巴里蘭」,一個美好又充滿希望的地方。

那一天,我們三個女生拿著大圓鍬準備要在山上挖兩個茅坑。Sula大哥看著我們的大圓鍬,笑著說:「那是小朋友在玩的啦!」在山上需要這一個!他拿著一個鐵棍,像個戰士般全身用力地往下撞擊,咚咚咚,土裡的岩石碎裂成小塊。這個時候,我們才明瞭到在這座山上種樹不是像在平地輕鬆挖一個洞,然後放下小樹苗這麼簡單。我們腳下所踏的,不是細軟的沙土,而是片塊岩石。 

在達巴里蘭種樹,是要用全身的力量來種樹,是生命對生命的交換。

這三十多年來,Sula大哥與他的獵人「老爸」用一股愚人的傻勁,一家人把因為伐木而消失的森林種了回來,讓土石流不再成為這座森林裡眾生的惡夢。我問Sula大哥:「為什麼老爸要把森林種回來?」「老爸說:森林比任何生物都還來的重要,因為只有祂在保護土地」。我順著大哥的目光看往對面山的神山部落,有種油然的使命,在心中生長。只有把原本的森林種回來,才能真正地守護到我們所愛的人,每一個在未來出生的孩子才能繼續有土地、空氣與水可以居。

 

(過去伐木的山林悲歌)


要把過去百年伐木所造成山林悲歌,重新譜成綠色詩意,生物百態的森林之歌,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事情。當大家都在用伐木來賺取森林財時,做一個跟眾人意見違背的傻子,需要十分堅定的信念與對萬物的愛,才能做得到。

大哥說:我不懂啊,為什麼樹可以買賣,那個一兩千年的牛樟一顆是幾百萬沒錯,但你拿錢來跟我換,我不要,更何況,那不是我們人類的東西啊。

除了堅定的信念以外,復育森林更是需要智慧的。不是喜歡什麼樹,就拼命地種植單一的樹種,當森林只有一種樹時,那座森林像陰屍路一樣,靜悄悄地,動物都不會來。

Sula大哥一家人依照耆老的智慧,講求自然的平衡性,
「種回原生種,是因為動物昆蟲都需要,
這是大自然平衡的生態鏈,
但你一砍樹,就都破壞掉了,雲豹也是這樣消失的。」

種回原生物種沒那麼簡單,大哥他們是根據不同季節種回不同樹,因為那樣不同的動物與昆蟲,才會有所棲息、才有食物,而從種子開始到可以讓他們自然成長,大約需要3-5年,這中間,要像照顧小孩子一般地去照養看管他們。

從採集種子開始、培育樹苗、移植山裡,每年以兩甲地的速度,慢慢地將原生森林種回。
這個冬天要準備大約三千株,大概要50-100袋的土,土也要篩,因為培育樹苗需要很多的土。
然後也要定時上山除草,以免藤蔓纏死還年輕的樹苗,有時要採集種子。而且當冬天是乾季時,山上沒有水,就需要要人力揹水上山澆樹。

這樣在精神上與體力上都艱苦繁重的森林復育的工作,Sula大哥一家人默默地做了三十幾年。



「八八災後,達巴里蘭幾乎是絲毫未損,還是生機盎然。冬日裡,濃綠的闊葉樹與落得剩枯枝的櫸木,還有無患子的金黃葉,鑲嵌成一幅色彩紋理繽紛的圖畫,這才是真正的台灣森林!」(李根政,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

 
(達巴里蘭,在陽光沐浴下再次長大的次生林)




人力揹水上山,趕不上小樹需要水喝的窘境



在莫拉克風災時,達巴里蘭這片復育的次生林緊緊地用根抓住土地,抵擋住土石流的侵害,讓森林裡的野生動物們可以躲過風災的傷害。但是,強大的雨量卻把好不容易辛苦搭建的水源管線沖毀,讓還沒長大的小樹苗們遇到了無水可喝的困境。樹苗種下之後是需要連續30日每日澆水,直到苗木長出新芽這幾年來,大哥是用揹水上山的方式,把一棵小樹苗一次需要6000cc的水,用人力無數次地往返背上山去,讓這些小樹能夠有水喝

(揹寶特瓶水上山澆樹的愛鄉時刻)


但是,這樣人力揹水的方式,趕不上小樹苗急需長大的渴望。因此,我們需要大家一起來幫忙,重新搭建六公里長的水管線,一路從對面山頭的瀑布,引水到小樹苗生長的10甲土地上,讓這些小樹苗能夠有機會繼續長大,守護著台灣南端的所有眾生。

 
(大哥們過去從水源地攀升下降,牽水設管線的施工樣貌)


從水源地引水灌溉的工程需要人力的施工、管線的鋪埋、六公里水管材料的齊全,雖然工程十分地困難,但有大家的贊助,以及獵人老爸與耆老們對山林岩石的智慧,我們期待著小樹苗可以喝一口水的希望一定是可以實踐的!

老爸說:「希望大家可以透過八八風災看到山上森林的重要性…… 山上啊,等於是儲存冷空氣的倉庫;平地呢?是專門積存熱氣的倉庫。這次的災害以及我們過去所做的對森林不當的政策,已經打破這個冷空氣的倉庫了,所以,我們做自然復育就是要來復育這個冷空氣的倉庫。不然,再這樣下去,平地要怎麼辦呢?」
 
讓森林再次出現在乾枯的土壤上,不僅僅只是讓動物有個家,讓河流有個相依陪伴的環道,你的一份出錢出力,也讓自己與其他眾生有個安身立命的家與未來。
請與我們一起來做小樹苗的守護天使!

歡迎來達巴里蘭與你守護的樹林聊聊天~

關於我們



大家好,我們達巴里蘭的靈魂人物是這一位雖然高齡,但仍爬梯子養樹的老爸。

達巴里蘭種樹的開始,是因為老爸在四十年前看著伐木的卡車一台台的運送山上的大樹下山,老爸看著從小陪伴其長大的森林在人為的破壞下,樹全部消失了,一棵不剩,這對老爸來說是個親眼目睹山林被殺的血淚史。然而,老爸並沒有讓自己停止於傷痛中,他開始在山上把樹一棵棵的種回來。即使會因為阻擋伐木商的金錢來源,而導致生命有所危險;即使,老爸一家人荷包空空,但對老爸來說,他願意為樹獻上自己的生命,因為這是他與山林的靈魂契約。

老爸服侍山林的精神影響了下一代的孩子


這是老爸的兒子,Sula大哥(宋文生)。

Sula大哥年輕時是個警察,在台北市工作著。然而,血液裡山林的召喚,以及在成長的歲月中,看到老爸的親身示範,Sula大哥就毅然而然的告別都市的生活,回到神山,他的故鄉。Sula大哥常說樹是他的家人,一棵樹被砍下來時,他的心上就有股失去家人的心痛。Sula大哥說也許他們現在做的努力,在他有生之年都不會看到成果,但總是要有開始。「我希望下一代他們,可以看到我父親小的時候所看到的森林。」把山種回來,是Sula大哥想要送給後代的禮物,也是獵人老爸傳給Sula大哥的精神。


這是Sula大哥的太太,Sula大哥生命中最重要的貴人,勒斯樂絲・芭次厄繞。
從小大姊在都市中長大,是個在平地長大的魯凱族後代。自從認識大哥之後,大姊回到山上,跟著大哥一家人種樹,而大姊開的早餐店是他們一家人維持生計的唯一來源。大姊常笑說嫁來這個家之後,因為Sula大哥種樹的毅力與只想讓森林長存下去的承諾,常讓大姊覺得自己一定是嫁給了傻子。這一家人服侍山林的精神深深地感召了大姊,讓她也義無反顧地投入到森林的照顧以及原住民文化的復興運動。照片裡,就是大姊一邊抱著年幼的女兒,一邊對國中輔導老師分享原住民生涯發展的自身故事。

我是寫手,Sawa Ciwas,一個泰雅族與外省人相愛而誕生下來的生命。我在都市裡是個心理諮商師。有一天,跟著友人到了達巴里蘭之後,看著大哥大姊說著他們種樹的故事,親眼見證森林裡的生機盎然,於是,我也變了個傻子了!我從Sula大哥一家人身上,體會到讓森林再次出現在乾枯的土壤上,不僅僅只是讓動物有個家,讓河流有個相依陪伴的環道,我們的一份出錢出力,也是讓自己與其他眾生有個安身立命的家與未來。所以,當我知道山上的小樹需要水,而大哥大姊又不太會使用網路時,我就斗膽的建議請讓我來寫寫看他們的故事....。

達巴里蘭的相關故事


https://https//www.facebook.com/322464860606/photos/a.10150309390365607.557837.322464860606/10157450190270607/?type=3
http://www.matataiwan.com/2015/11/22/the-old-hunter-from-kabalelradhane/
給親愛的孩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lTwZXBY1Y0
http://www.matataiwan.com/2016/12/07/cultivate-a-forest/http://www.peoplenews.tw/news/c16e7764-1532-4946-a737-1c162e1ac2af

贊助回饋:(在山上的我們,雖然無法回饋人工的物品,但請允許我們以雙手雙腳,讓你的美好在這片土地上扎根)



經費明細


1.人事費:2000(單價)*110(天數)=220000元整。(水源地源頭海拔約1500公尺,水源裝置地 點海拔約1000公尺,人事費用包含材料搬運、施工)
2.材料費:210300*1=210300元整。水管(約6公里長,包含水管裝設所有配件) 17500*4=70000元整。水塔(蓄水用,費用包含水塔裝設所有配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