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的新手村》訂閱計畫

By 朱宥勳

我希望可以平實地告訴你,我看到的「文壇」是怎麼運作的:它的邏輯、它的行情、它的強項和弱點,以及,它為什麼能吸引一代代的文學青年前仆後繼—— 「那些存活到最後的人做對了什麼?」

all_inclusive
$34,858
/ 每月
贊助人數 178
開始於 2018/09/17 20:00
chat_bubble 聯絡提案人 FB
lock 只有贊助人看得到這則更新。
計畫更新發佈於 2018/12/10
#13.出書(前):不要再把出書當成夢想了

《作家的新手村》訂閱計畫
#

——當作家還想吃飽是否搞錯了什麼?(沒有)#


大家好,我是朱宥勳。「作家的新手村」是我在 2018 年推出的一個寫作計畫,想要用一系列文章,來跟想要成為作家、或者想要了解「作家這一行」的人,介紹業界的實況。這個計畫包含以下內容:

1. 每週推出 1 篇付費訂閱專文,每篇一千到一千五百字之間,討論一個「業界」話題。

2. 專文約有 50-60 篇,將在一年左右完成。

3. 這 60 篇分成「寫作心事」、「作家的職場」、「作家的陞官圖」和「他人即地獄」四大主軸,組成四種新手包。

4. 若有相關時事,亦會有不定期出刊的文章。

在我人生的最近十五年,我從一個夢想成為文學作家的小文青,幸運地成為一個真的能靠文學過活的人。由於魔羯座性格加上大學念社會科學的關係,我對「作家」這個職業當中,比較世俗性、制度性、物質性的一面,始終比大多數的文藝青年有興趣。我在 2010 年出版了第一本書,似乎成功拿到了「作家」這個頭銜,但我反而對「作家」這個身分,有了更深的好奇心:這對我的生活會有什麼影響嗎?這個頭銜能讓我多出什麼或犧牲什麼嗎?

更重要的是:我可以就這樣一直寫下去嗎?我需要為此付出什麼努力?


文壇的田野調查#

於是,我開始把自己遇到的、知道的所有文壇事務,都當作一種「田野」來觀察,並且暗暗歸納其中的規則。我從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有天份的寫作者,所以我知道自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去面對這些「俗務」。但也因為如此,我開始對文壇這個田野,累積了一些見解。

「文壇」並不像某些說話玄之又玄的寫作者指責的那樣,只是一個幻覺;從社會學的角度,我看到的是一個紮紮實實存在的社會場域。這個社會場域有自己的物質基礎,有自己的組織慣性,有自己的意識形態,也當然有在這些結構裡面,努力求存或掠奪資源的人。作家就是一種職業而已,並不特別玄妙或抽象,只是「從業人員」通常喜歡含糊其詞,才讓外人霧裡看花。

「作家的新手村」計畫,就是我這幾年「以文壇為田野」的一些觀察結果。在這個計畫裡,我不會跟你談論文學理論、寫作心法,也不會恐嚇你(像某些悲觀的前輩那樣)或安慰你(像某些不負責任的勵志型人格那樣)。我希望可以平實地告訴你,我看到的「文壇」是怎麼運作的:它的邏輯、它的行情、它的強項和弱點,以及,它為什麼能吸引一代代的文學青年前仆後繼——


「那些存活到最後的人做對了什麼?」
(或者,相反的情況)#

這是我想透過這個計畫跟你聊聊的。


給你的新手包#

我將以「想成為作家的你」作為預設讀者,撰寫「作家的新手村」系列文章(當然,如果你已經很熟業內情況,純粹想看看我的觀點,應該也可以有一點收穫)。在這系列文章裡,我們的目標很簡單,就是想辦法「存活」。我將以四款新手包來介紹我的想法:


新手包(1):寫作心事#

關於寫作時常見的心理困擾。這是成為作家之前、以作家身分存活,最好先有的心理建設。因為雖然文學號稱可以容納各種邊緣人種,但很抱歉,文壇本身作為一個社會場域,還是會有某些心理特質比較佔優。包括但不止於以下議題:

  • 天份跟努力哪個重要?
  • 為什麼我的才華都沒人看見?
  • 我怎麼知道自己寫得好不好?
  • 作家需要懂很多理論嗎?
  • 沒有靈感時要怎麼辦?
  • 純文學跟通俗文學的差別是什麼?
  • 收集資料、田野調查對寫作來說重要嗎?
  • 我不是讀文學科系,這樣還能寫作嗎?
  • 被別人的風格影響怎麼辦?


新手包(2)作家的職場#

許多人對於作家都有不切實際的刻板印象,認為它只是一個純粹的創造性工作。但這是錯的,寫作其實是一種非常需要紀律的工作,它當然包含創造性的成分,但也同時包含大量的行政細節和凡塵俗事。在這個部分裡,我們將來談談非常具體的「行情」。比如關於稿費、版稅、演講等話題,我會跟你聊聊2018年為止,我所知道的細節。包括但不止於以下議題:
  • 寫多少字才能出書?
  • 版稅怎麼算?
  • 稿費怎麼算?
  • 寫作是一個自由的工作嗎?
  • 我需要經紀人嗎?
  • 自費出版和一般出版有差嗎?
  • 抄襲為什麼嚴重?怎樣算抄襲?
  • 怎樣讓出版社看見我?
  • 被訪談的時候我要準備什麼?
  • 談版權時要注意什麼?
  • 文章被轉載,可以要求授權費用嗎?


新手包(3):作家的陞官圖#

既然是職場,就有「發展性」的問題。文壇也不例外。外部人士看來模糊難辨,但身在其中的人,都很清楚知道自己正處在一個階層分明的系統裡。什麼等級的人可以出現在哪裡、會做什麼事情、有什麼目標、等級又是如何劃定的,雖然沒辦法給出量化的指標,但卻可以透過一些質性的描述呈現出來。包括但不止於以下的議題:
  • 為什麼要參加文藝營?
  • 我應該投文學獎嗎?
  • 我應該投政府的藝文補助嗎?
  • 文壇在哪裡?怎麼「進入文壇」?
  • 陞官圖:文藝青年
  • 陞官圖:新人作家
  • 陞官圖:一線作家
  • 陞官圖:資深作家
  • 陞官圖:大老


新手包(4):他人即地獄#

雖然不是全部都如此,但很多文學人是非常恐懼或厭惡社會化的。因此,不管是家人、朋友、編輯、讀者、同行、前輩、晚輩、評審、評論家⋯⋯都可能成為你的壓力源。在社群網路興起後,狀況又變得更複雜了。在這個部分裡,我會談談如何面對「他人」造成的各種壓力,以及一些可能的應對方式。包括但不止於以下的議題:
  • 聽說作家會有很多派系,要怎麼面對派系?
  • 如何受到讀者的關注?
  • 怎麼面對讀者的批評?
  • 家人都不理解我,怎麼辦?
  • 巴結前輩有效嗎?得罪前輩會很慘嗎?
  • 出版社的行銷策略會影響我的寫作嗎?
  • 如何正確解讀網路留言與數據?
  • 編輯是幹嘛的?要怎麼跟他合作?



這四款新手包,將各自會有十到二十個議題,總計大約六十題左右。每一題我都會用一千字左右的篇幅來介紹。目前我初步預擬了一些題目,如果中途有大家感興趣的話題,我也會機動加入。

這個計畫將從2018年10月1日開始。在計畫期間,我預計每週推出1篇文章。另外,如果有文壇的突發事件,是跟「業界生態」有關的,我也會因應事件,提出我的看法。由於是收費限閱的內容,所以這些看法雖然不會到達學術規格,但會是我自己的第一手觀察,能提供一些不太能公開說的眉角。




為什麼要啟動「作家的新手村」計畫#

最後,我想稍微說明,為什麼我打算啟動「作家的新手村」計畫。

從我高中開始寫作到現在,我見過幾十位比我更有才華的創作者。他們橫跨各個世代,無論比我年輕還是比我年長,都曾在某一瞬間,展現了我從未能及的光芒。但是,他們大多沒能繼續寫作。除了「另有人生規劃」以外,大多數的秀異創作者,都是被上述的「俗務」給磨掉了。就連我自己,也有過好幾次放棄的念頭。

我能夠繼續寫下去,並不是因為我比別人優秀。我回報這份幸運的方式之一,就是把我所知的這些江湖訣竅說出來。有些事情,說穿了並不複雜,只是有沒有掌握到門道而已。我希望透過這樣的寫作,讓更多優秀的寫作者能夠撐下去;也可以幫助在門口徘徊的人,認識到自己適不適合投身於此。

如果可以,我希望大家是做好心理準備再踏進來的。——我想寫的不是那種「文學必然崩毀」的恐嚇,而是盡可能真實的,能讓你知道要面對什麼機會和命運的心理準備。


只是自己寫來抒發心情,那當然怎麼樣都可以。

但如果要「入行」,那自然要有更高的覺悟。


需要提醒的是,因為我現在也還沒走到生涯的盡頭(應該吧XD),所以一定還有很多文壇角落是我沒見識過的。你可以看一下我的個人簡介,那代表的是我目前的最佳職業表現,我所能看到的風景,極限也就在那裡了。在你閱讀這系列文章時,請銘記這一點。我所說的,就像任何其他寫作者一樣,都是受到侷限的觀察。我能承諾我不藏私,但我沒辦法保證我的說法是放諸四海皆準的。

以上是「作家的新手村」計畫說明。如果你願意,歡迎循右方的方案入村。


計劃人簡介:#

朱宥勳,臺灣桃園人,小說家、文化評論者,國立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系學士、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曾獲林榮三文學獎、《建中青年》主編、國藝會創作補助等。已出版小說集《誤遞》、《堊觀》,評論散文集《學校不敢教的小說》,與黃崇凱共同主編《台灣七年級小說金典》,共同發起月刋《秘密讀者》並任編輯委員,2015年出版首部長篇小說《暗影》,除創作小說,也積極關心文化、教育、時事,今年還多了一個身份:「深崛萌國文教育改革聯盟」的共同發起人,參與奇異果出版以新課綱打造的課本編輯工作,並在鳴人堂、想想論壇、蘋果日報等撰寫專欄,談寫作技巧與國文科教育改革。

跨平台優惠方案
#

想更深入認識文學欣賞、寫作的技巧嗎?想更了解台灣文學史上的經典作品嗎?朱宥勳在「好學校Hahow」平台同時推出了《台灣小說名場面》線上課程,讓您透過經典作品的段落,認識台灣曾經有過這麼好的小說!

「我從來不知道台灣有這麼好的小說!還好我來上了這系列課程,不然想讀都不知道要從哪裡找......」

詳情請參閱:《台灣小說名場面

凡是嘖嘖《作家的新手村》訂戶,在募資期間均享有訂購優惠喔!若您已是訂戶,我們會將優惠代碼以站內信寄到您的手上!


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 
herfection2017@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