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人權辦桌:食飯皇帝大,食飽才有氣力行

By 人權辦桌 explore

來吧,一起吃頓飯!這裡的人們沒有你我,圍著圓桌暖胃也暖心。

14% 14%
$29,450
目標 $200,000
贊助人數 35
剩餘時間 32 天
時程 2018/11/08 21:00 – 2018/12/21 02:00
chat_bubble 聯絡提案人 FB


「人權辦桌」之濫觴:因為他人的真心理解,生哥得以熬過生命中的嚴峻寒冬。


「人權辦桌」之所以舉行,很大一部分是源自於生哥分享他剛剛出獄後的經歷

 

  生哥,本名陳欽生,馬來西亞華人,大學時至臺灣就讀成大化工系,那時為了加強中文,他時常到台南的美國新聞處讀報。有天,美國新聞處發生爆炸案,生哥因而被誣陷入獄,關押了十二年。出獄後,國民黨政府既不給他中華民國的身分證亦不讓他回到家鄉。不只如此,長期以來情治單位的騷擾與社會對於政治受難者的污名歧視,讓生哥便在街頭度過了將近三年的光陰,在那段時間當中,一間餐廳的廚師給予幫助,每天給他兩個便當,讓他得以熬過那段最艱辛的日子。

 

  爾後,生哥一直感念著在他生活困窘時對他伸出援手的人,那一個個便當,有著遠大於一餐溫飽的意義──它是一股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相互扶持、互相傾聽與接納的力量。後來,生哥找不到那家餐廳,無法再次鄭重地向對方道謝,於是他想,若有機會,希望將自己的遭遇透過一頓飯的時間和現在的無家者們分享。他想說的是:生活雖然有許多苦痛,甚至可能被社會排除,但只要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斷裂、不放棄希望,一切都有可能被改變。


「分享」的本質:試圖消弭人與人之間的鴻溝。 #

若要了解「人權辦桌」生成的原因,單單從生哥的故事出發,會顯得似乎是純粹地想要「幫助他人」的感覺。但其實,「人權辦桌」更著重於生哥故事的後半段──關於「分享」。

 

我們每個人的成長背景不盡相同、有所差異,無法絕對地理解他人,致使社會產生許多汙名與歧視,可能因為不了解而害怕、不明白而排斥。然而,一旦我們有機會多認識彼此,這些疑惑、徬徨、恐懼也許能逐漸被消解,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能更接近。就如同當年生哥將自身的政治受難經驗與餐廳廚師訴說,透過交流得到對方的友善對待。

 

「訴說」是分享的第一步,當生活有餘裕以後,生哥希望這樣的對話能夠再次展開。曾經是無家者的他希望能夠與無家者們共同分享,讓這樣的分享方式茁壯出力量,使更多的人看見──在這社會上,有諸多鎂光燈焦點外卻如此奮力生存的人們。他們並非公眾人物口中:「載至陽明山放置」、「噴水驅逐」、「以強光照射」,或者是需要「被洗乾淨」的「物件」,他們每一個都是活生生的「人」,擁有自己的不易被看見的過去及無法預想的未來。

 

「人權辦桌」想要做的,看似很艱難卻也很簡單──僅僅是希望在一頓飯的時間裡,讓每個人都能夠好好地訴說與傾聽。




每個人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都該擁有權利訴說、被傾聽。  #


(一)關乎「選擇」的反思:是個人的事,還是集體的事?#

   

當我們看見街上的無家者時,也許有人會想:「那是他選擇流浪」、「那是他選擇游手好閒不去工作」,然而,真的是這樣嗎?無家者們,有沒有選擇不流浪的自由?又有沒有選擇工作的自由?


很遺憾地,在當代社會上,資源相對匱乏的人很難有得選擇。或許有些無家者們可以住在庇護中心,也許身體狀況許可的人有機會獲得一份不甚穩定的工作。但在整體制度上,有許多地方依舊任由資方將勞工視作免洗筷般用過即丟、依舊放任投機者囤屋炒地。最終,包含無家者在內的很多人,他不能選擇的是:一個安心生活的保障。這樣,究竟是讓人「選擇」,還是「不得不選擇」呢?


(二)政治受難者已經獲得公平了嗎?  #

當政治受難長輩們向我們訴說自己的故事時,或許有人會想:「政府早就道歉和補償了」、「政府和民間也早就已經有過多次紀念」,那麼,受難者們又在爭取些什麼?他們想要的「正義」是什麼?

沒錯,政治受難者看起來似乎可以「選擇」,選擇接受、選擇不接受政府的補償措施,但其實,他們不能選擇的是:「繼續上訴、要求法院還給『無罪』之身」的公正審判。蔣經國於解嚴前夕頒佈的《國安法》第九條限制了過去遭受軍法審判的受難者們重啟調查的權利。

清白的前輩們,即使在補償後,依舊要帶著莫須有的罪名,找不回真正的「無罪」。


(三)所以,我們之間有什麼關聯?#

自由、人權、無家者與政治受難者有什麼關係?

無家者、貧困者、政治受難者不僅是社會議題,更是人權的問題。

因此,我們必須正視無家者受社會排除與壓迫的狀況、也十分渴望政治受難者獲得正義的時刻到來。

「街友」、「寒士」還是「無家者」?他們有太多的標籤和汙名。在我們的訪談中發現,他們的過去充滿故事,可能曾經風光一時,甚至是大起大落了好幾回,只是也許青春不再,也或許是力氣用盡,及更多的時不我與,在親友和社會眼光、不當政策的重重壓力下,他們只得蝸居於一角。


政治受難者中更有許多人在得來不易的自由空氣裡無所適從,他們也許受家人離棄、也許被迫離開家人,甚至只是暫留台灣卻被迫落腳,回不了真正的家鄉。在那個草木皆兵的年代,受難者於社會中很難有立足之地,有些受難者只好在街頭生活,更有些受難者選擇結束生命。


邊緣人與邊緣人的相遇#

當政治受難者流落街頭,街友與受難者兩種身分在一個人的生命經驗中連結起來,背負著相同的社會歧視,承受著人權被剝奪的不正義。

 

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先生在受訪時曾提到,在創立王子雜誌時期,收留了許多有才華的政治受難者,例如:陳孟和先生。蔡焜霖在聽到朋友提到,臺東原住民小朋友無法至臺北比賽時,更是與陳孟和先生一起開車前往台東紅葉接送這些小朋友,因此才創造了台灣紅葉少棒,每每提及紅葉少棒,蔡焜霖先生總是笑著說:「這是一段賤民與賤民合作的傳奇故事。」或許如同紅葉少棒的故事那樣,我們亦是期待人權辦桌,可以開啟另外一段故事。


 #

作伙來踅〈人權市集〉:一同與長輩及無家者展開對談。#


若我們要相互理解且尊重彼此的差異,首先必須意識到:我們要如何能夠開啟第一步的論述空間呢?

因此,今年人權辦桌團隊招募諸多人權議題相關組織一同組成「人權市集」,以這樣的形式誠摯邀請社會大眾聆聽各組織的理念介紹,同時,在市集中還有集章活動,藉此增加趣味性,讓議題論述不再是死板板的教科書。


最重要的是,市集為任何人皆可以參與的形式,在市集當中,人人也有機會與無家者、受難者長輩、各人權組織交流互動,相互訴說與傾聽,期盼能進行更有溫度且拉近彼此距離的對話。


食飯皇帝大,食飽才有氣力行:在歲暮天寒之時,讓無家者與受難者們圍爐吃飯吧! #


12月擁有各種節慶,同時也是一年的末端。12月15日,時序上已經入冬,距離冬至只剩下短短7天。今年,人權辦桌擇選在這一個較為中間點的時段,讓參與的組織、政治受難者、無家者感受在冷冬中的溫煦食(時)光,在餐桌上一同度過節慶與節氣,關照彼此及人權,在一年之末,溫柔地審視自身不同的生命經驗,除了溫飽肚腹,亦能給予彼此心靈上的飽暖。


席開25桌,每桌都有政治受難者、無家者及人權工作者,在菜香中話說從頭,讓當年的水姑娘、緣投兄在圓桌上相遇,我們開放40位贊助者同桌圍爐,在飯桌上聯繫彼此的感情,這裡有聽不完的深刻過往、真摯的生命故事,希望有您的協助,讓這些故事持續寫下更和煦的篇章。



藏鏡工作人員: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與小夥伴們 #

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長期關注人權議題,特別是政治受難者,在長達數十年之間,他們被認罪、被排擠、被刑求、被壓迫,這段歷史不能被忘記,因此每年舉辦人權體驗營,讓年輕世代透過親身感受與受難者長輩交流過程了解在「民主」之前那段被壓抑的過去,也對「人權」有更進一步認識。


「人權辦桌」在受難者長輩陳欽生、蔡焜霖等長輩無意間的一句「不如我們下廚請街友吃飯吧!」將政治受難者和同樣遭受各種不公待遇的無家者拉在一起,基金會的「人權之路-綠島青年人權體驗營」的志工群和許多學生、社會人士一同組成工作團隊,希望推動真正的「人權」意識給更多人!


一頓飯不只是一頓飯,或許能告訴彼此,再黑的時刻,都能看到光。


人權辦桌酷卡#


2018年人權辦桌:食飯皇帝大,食飽才有氣力行!

在過往高壓戒嚴的年代中,不少白色恐怖的受難者,他們在離開牢獄後,重返社會的過程中,依然受到情治單位的打壓及監控,同時加上社會上存有對政治受難者的諸多偏見與歧視,導致了許多受難者不被社會所接納,有諸多受難者曾經度過顛沛流離的日子,宛若今日的無家者。


因此,我們希望將這段過往與當代結合,以人權辦桌人權市集的形式,讓長輩與流落街頭的朋友們在飯桌上相聚,彼此交流及對談。同時讓社會大眾參與人權市集,期盼社會上的歧視逐漸消弭,令被束縛住的二者都能重獲自由。

誠摯邀請您,一同為人權議題盡一份心力。


貼紙組#


自由平等徽章組(一組兩款)#


「自由」、「平等」,簡單的四個字,靠著卻是前人的血淚和生命一點一滴爭取而來,風聲鶴唳、動輒得咎的時代離我們並不算遠,也許一個不小心又將走回頭路。

  「自由」、「平等」得來不易,須你我破除偏見與各種框架,時刻捍衛這民主社會最重要的價值。




人權辦桌紀念T-shirt#





毛巾#


小帆布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