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夷PAYI》:「種族與家庭的拉扯,一步一步找回最真實的自我。」|原住民微電影集資計畫

提案人巴夷劇組

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與其他校系學生合力製作——《巴夷Payi》,「Payi」意思是太魯閣族語的「祖母」,關係到的不只是主角與祖母間的故事,更是整個原住民族對於自身母文化的羈絆。

100% 100%
NT$150,300
目標 NT$150,000
贊助人數 74
時程 2020/02/10 21:00 – 2020/03/05 21:00
chat 聯絡提案人 share 臉書
lock 只有贊助人看得到這則更新。
計畫更新發佈於 2020/03/09
計畫更新 #1 給贊助者的話
embiyax su hug(你好),我們是巴夷劇組,這次的拍攝在花蓮,劇組人員也有許多花蓮人一起支持參與,藉由導演本人真實故事,我們想把原住民的生活、家庭、同儕的認同感以及原住民相關議題一一呈現給大家,再請各位大力支持。

  就讀國小六年級的閎洋正準備迎接人生的另一階段,應該無所牽掛展翅飛翔的日子,血脈相連的奶奶卻病危躺在醫院。而其實儘管心思成熟的他,是有對自己原住民身份的羞愧感。在這滿肚子複雜情緒的夏天,藉著與家人的相處、與同學的衝突,撥絲抽繭的,都是在尋找屬於自己的答案。


  我聽過這麼一個故事:從部落搬到城市裡學習的孩子,原本以為全世界的語言只有自己家鄉的母語;接著她在嘲笑和霸凌中努力改變自己的腔調,在國語朗讀比賽時字正腔圓的唸出自己的漢名。

  本片關心的重點著重於原住民族群對自己身份的自卑感,以及對族群文化的認同;可能還有許多人不能苟同這樣的事,但這是確實存在已久,且案例不在少數的「事實」,編導本人也即是。

  國家通過各項政策,讓原住民族群從食衣住行到教育都大大提升了品質,發展至今或許是成功的,但是否有人發現,民族間的「隔閡」與「偏見」仍然存在。不如說,很多政策的施行的確是口頭上那樣,維護了原住民族群的權利,但冥冥之中是築起了高牆,在同個國家裡把同一國的國民們再次瓜分成二,從次「原住民」是個身份,是個「枷鎖」,是個「不一樣」的人種,而這樣子,真的好嗎?

   此片為真人真事改編,將在花蓮——編導本人的家鄉進行拍攝,製作完成後將陸續參加各大影展,目的是讓更多人清楚發現這樣的問題,或許你、我、他從日常的談吐中都能讓這樣的問題減少甚至消失。

  包容不同族群的文化從來不是簡單的事,這是幾千年的人類歷史裡,透過數不清的戰爭和傷亡得到證實的事,但其實我們都是一樣的,一樣生活在這塊土地,一樣在為世界而努力,千真萬確的是,我們都是人。


編導:首先第一個挑戰就是,一定要認知到一點,電影是給大家看的,觀眾群有不同的成長背景、環境,受不同文化、族群刺激過的,這樣的情況下,就不能讓劇情圍繞在主觀時間裡頭了。所以一開始的修定劇本是第一項挑戰。

  再來,我就算到了拍攝前一天也緊張不起來,主要原因就是我真的不相信要開拍了。很多劇本上所想要呈現出來的東西,在我們學生製作的困難度上都太高了,像是一百多位的臨演群,還是小朋友們,還特地為臨演群多加一個副劇本,能分組,能就算是在臨演群中,也能有自己的小故事和動態性表演,這點我要謝謝我的執行導演認真的調度完成每顆完美的鏡頭。

  其實真的很多很多都很困難的事情,但我想都比不過要導自己家人的戲這件事,在養育你長大的長輩們面前,你要做他們眼中的孩子,抑或是一位對作品講究嚴苛的導演呢?拍攝順利結束後我在家裡群組打了好長一段話,訊息發出後就把鈴聲關了,讓自己放空,又或逃避而後的辯論;其主旨其實也就是我很愛他們罷了,而我也實實在在是個幸福的孩子,我有一群愛我支持我的家人們。

  我很期待這支片的完成,剪接、配樂...都是,我更期待和劇組的殺青酒,我熱愛我這次的劇組,配上花蓮的朝陽以及和徐的風,很舒服,很想念。

  請大家多多關注我們的一切,這真的是一部很棒的片子,也歡迎留下對我們的期待。

執行導演:四天的拍攝,其實是對前製期這麼長的時間的驗收,四天下來,大家辛苦了,玩的很開心,謝謝大家這次的指教與相挺。這次是跟科彥(導演)的第二次合作,從上次的攝影到這次擔任執行導演,謝謝他願意相信我,謝謝他在有想法的時候不吝嗇與我交談,謝謝他給我這個機會能參與這次的創作,跟他一起拍片其實不知不覺已經建立了一種默契,從分鏡到演員的戲與情緒,這之間我們溝通了很多次,但常常提出來才發現我們講的是一樣的,不經又讓人會心一笑。

  這次我們拍攝的故事是來自科彥(導演)他自己的一段過往,是屬於他和奶奶的過往,如今奶奶已離開好久好久,事隔多年到了現今這個年紀再重新拾起這段回憶,我相信對他來說那份情感是強烈的,更是多了當年沒有的成熟及懂事。拍攝的過程中,看著那些與記憶相似的人事物正再一次發生,那是一個很直接的感受,是對過往很直接的情感,的思念,的追憶,的懊悔。這次的演員多半也都是科彥自己的家人來擔任,其實這對他們來說並不容易,等同於讓他的家人間接再一次的經歷奶奶在世前到過世的那段日子,過程中這讓他的家人們難受了,每個人都有失去摯愛的經驗,而且故事最後我們所談得就是死亡。

  整部片子,就是科彥(導演)對於他自己過去的追憶,對奶奶的追憶,追憶這種事總是有複雜的情緒在交織,我們都曾經不懂事,曾經不成熟,難過的是,等到了我們瞭解了,懊悔了,我們卻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心底的思念,而且你會發現在這樣事件的雙方關係下,再也得不到另一個人的回應。

副導:還記得有次半夜我和導演窩在洗衣店等著浸溼的衣物烘乾,那團糾結在一起的衣物轉啊轉的,搭配著導演新出版的劇本,我們跟著吵雜的烘衣機聲響一起興奮,喔對,還有那我聽不懂的原住民歌曲。

  前製期時每個禮拜假日一有空就跑到花蓮,從無到有,說真的快樂比辛苦還來得重要,搭著火車一段一段拍的照片,帶著演員在鄉間小路上排戲,太多太多的回憶。 每次拍戲當然會有很多的狀況,不過這次的劇組有很多很多的愛,也希望大家可以支持我們一起見證我們的作品。

製片:這次拍片真的是一大挑戰,在花蓮,光開車來回都是大問題,劇組多數人都不是花蓮人,不熟悉當地情況以及害怕如果器材出問題怎麼辦,所以在第一天開鏡拜拜的時候真的是快跪地祈禱了,再來還好天氣很給力,天氣一下陰一下太陽的,但都不會影響太多拍攝狀況,最後應該是製片真的很累,最早起床最晚回家,還要顧大家,不過也因為這次拍攝,學到了很多處理事情的方法,像是臨時臨演不來等等...,這次拍攝大家都很努力也很認真,希望能夠在募資平台上得到大家的支持及幫助!




  這是導演自己的故事,雖然不是完全都是事實,但他說小時候對自己身分的自卑是千真萬確的。沒辦法,人們對原住民族群有太多成見了,從小從報章媒體上、人們的談吐上都讓他對這個族群滿是排斥;老家離他奶奶長大的部落有段距離,奶奶常會帶他去部落裡,在那裡和朋友們相聚、打麻將、唱卡拉OK,又或者上教會;,而導演說他非常不喜歡去部落。寧願待在老家自己一個人,想玩電腦就玩電腦,想出去騎單車就騎單車,老家的地板也很乾淨,用不著蹶著腳走路,就是拇指往內縮,戰戰兢兢地,不想整隻腳碰到地那樣,是對當下場所的排斥,可能覺得骯髒,或是滿滿的不安。
  部落有太多太多見不慣的事,的確,生長的地方是極為舒適的,在大城市的旁邊,每天和乾淨的小孩玩在一起,他們的腳指乾淨的發亮,連皮膚也白得發光,導演曾說:「你看吧,我自己都瞧不起原住民。」


  導演:「奶奶過世是在小六畢業後的暑假,到那時候我和家人還在騙她畢典還沒到,要她好好休養;有時候情況差,她還會自己拔掉身上的導管跑出醫院,那段日子也時而昏迷不醒,根本搞不清楚今天是幾月幾號。一直到她過世了,我才大悟,我與一個最愛的人分開了,一次永遠的揮別。她是長得一臉土生土長原住民的奶奶,在我極力排斥族群的時候,她來學校看我表演我甚至不會認她,當她病重時身體虛弱的沒辦法親近任何家人,我還以為她是生我的氣。」
  「最近認識了一位演員,一樣是太魯閣族,他到現在還是會為自己的身分自卑;之前接了一次活動紀錄,主持人是有名的阿洛,她也曾闡述對自己身分自卑的故事;我想我能用我的能力做點什麼,為自己,為家庭,為族群,為世界,為我所愛的每一個人發聲,不是扼殺那樣的不一樣,而是讓不一樣共存,讓不一樣使得世界更美,讓不一樣不是一種錯。」

所以拍這部片,也獻給導演的奶奶-陳錦花Yibia 女士。


    ●為什麼需要這筆資金?#

  這個劇組的大家,基本上都是由學生組成,雖然我們有自籌經費但還是有所不足,且這次的拍攝需要用到大量的器材還有美術的佈置,以及演員的酬勞,所以如願募資成功,我們將把這筆資金運用在器材與美術費還有平台的8%費用,最重要的是想要把這部片所包含的議題、理念廣傳出去,促使種族之間與自身的認同。


-劇組-

編導、攝影:陳科彥

執行導演:蔡辰禹

副導:林禹翔

導助:謝君豪

製片:陳怡君

製片助理:黃柏原、陳致瑋、朱愷悌

場記:李彌

攝影大助:陳韋鈞

攝影助理:朱佑頡、張哲嘉

燈光:張鈞博

燈光助理:柯佳昌、李紹安、周柏霖

成音師:馮俊曄

混音師:林子煜

收音助理:徐郁甄

美術:陳俞君

美術助理:宋孟芸、彭心貝

三妝:董佳葳

場務:陳彥宇

場務助理:林博鋙

側拍:李品毅、秦譙宇

剪輯:趙宏睿、陳喆


詳情請關注—

                        FB:https://www.facebook.com/PayiFriend/

                        IG:https://www.instagram.com/payi_2020/?hl=zh-tw

                        EMAIL:751622@gmail.com 


27515 banner
NT$300
已被贊助 16

1. 電子感謝函

預計於 2020 年五月實現
27516 banner
NT$500
已被贊助 15

1. 電子感謝函
2. 貼紙一組
3. 劇照明信片一張

預計於 2020 年五月實現
27553 banner
NT$1,000
已被贊助 22

1. 片尾感謝名單呈現
2. 貼紙一組
3. 劇照明信片三張
4. 杯套一個

※請於備註欄填寫將放置於片尾感謝名單的姓名

預計於 2020 年五月實現
27554 banner
NT$1,500
已被贊助 4

1. 片尾感謝名單呈現
2. 貼紙一組
3. 劇照明信片三張
4. 杯套一個
5. 精美海報一張

※請於備註欄填寫將放置於片尾感謝名單的姓名

預計於 2020 年五月實現
27557 banner
NT$3,000
已被贊助 5

1. 片尾感謝名單呈現
2. 貼紙一組
3. 劇照明信片三張
4. 杯套一個
5. 精美海報一張
6. 太魯閣手工編織吊飾一組

※請於備註欄填寫將放置於片尾感謝名單的姓名

預計於 2020 年五月實現
27556 banner
NT$5,000
已被贊助 5

1. 片尾感謝名單呈現
2. 貼紙三組
3. 劇照明信片三張
4. 杯套兩個
5. 精美海報一張
6. 太魯閣手工編織吊飾一組
7.電影劇照攝影集一本

※請於備註欄填寫將放置於片尾感謝名單的姓名

預計於 2020 年五月實現
27559 banner
NT$8,000

1. 片尾感謝名單呈現
2. 貼紙五組
3. 劇照明信片五張
4. 杯套兩個
5. 太魯閣手工編織吊飾一組
6. 電影劇照攝影集一本
7. 劇照掛布一條
8.《PAYI》限量毛巾一條

※請於備註欄填寫將放置於片尾感謝名單的姓名

預計於 2020 年五月實現
27560 banner
NT$10,000
已被贊助 7

1. 片尾感謝名單呈現
2. 劇照明信片五張
3. 杯套兩個
4. 精美海報一張
5. 太魯閣手工編織吊飾一組
6. 電影劇照攝影集一本
7. 劇照掛布一條
8. 《PAYI》限量毛巾一條
9. 太魯閣手工編織包一個

※請於備註欄填寫將放置於片尾感謝名單的姓名

預計於 2020 年五月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