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辦桌,有食有氣力!

By 人權辦桌 explore

「無家者」與「政治受難者」這樣看似不同的兩群人,卻背負著相同的社會歧視,承受著人權被剝奪的不正義,在人生路上選擇了沒有選擇的選擇。當我們以「人權」角度審慎對待,邊緣人與邊緣人便在「人權辦桌」相遇。

78% 78%
NT$157,372
目標 NT$200,000
贊助人數 152
剩餘時間 4 天
時程 2019/10/28 20:30 – 2019/12/13 23:59
chat_bubble 聯絡提案人 FB
計畫更新發佈於 2019/11/15
辦桌紀念毛巾帽設計升級!


  「人權辦桌」到今年已經邁入了第四屆,在2015年的時候,一群關心轉型正義的年輕朋友,在聽完「生哥」的故事後,決定發起「人權辦桌」。

  生哥,本名陳欽生,馬來西亞華人,大學時至臺灣就讀成大化工系,那時為了加強中文,他時常到臺南的美國新聞處讀報。有天,美國新聞處發生爆炸案,生哥因而被誣陷入獄,關押了十二年。出獄後,國民黨政府既不給他中華民國的身分證亦不讓他回到家鄉。不只如此,長期以來情治單位的騷擾與社會對於政治受難者的污名歧視,讓生哥便在街頭度過了將近三年的光陰。

  在那段時間當中,一間餐廳的廚師在聽到生哥的境遇後,便提議每天給生哥兩個便當,讓他得以熬過那段最艱辛的日子。生哥說,他是拒絕被「施捨」的,即便身為政治犯與無家者,也應該有著生而為人的尊嚴,然而廚師對他說:「這不是施捨,這只是要讓你度過暫時的困難。」於是生哥才欣然接受廚師的便當。

  直到今天,生哥還一直感念著在他生活困窘時對他伸出援手的人,那一個個便當,有著遠大於一餐溫飽的意義──它是一股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相互分享、扶持、傾聽與接納的力量,這樣的力量往往是透過言語而開展的,就像廚師與生哥的對話一樣。

  「人權辦桌」想要做的,看似很艱難卻也很簡單──僅僅是希望在一頓飯的時間裡,搭起對話的平臺,我們相信,每個人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都該擁有權利訴說、都該擁有被傾聽,所以我們就有了「人權辦桌」,並在今年邁入第四屆。


選擇並非總是種選擇#

  • 關於無家者#

  當我們看見街上的無家者時,也許有人會想:「那是他選擇流浪」、「那是他選擇游手好閒不去工作」,然而,真的是這樣嗎?無家者們,有沒有選擇不流浪的自由?又有沒有選擇工作的自由?

  很遺憾地,在當代社會上,資源相對匱乏的人很難有得選擇。或許有些無家者們可以住在庇護中心,也許身體狀況許可的人有機會獲得一份不甚穩定的工作。但在整體制度上,有許多地方依舊任由資方將勞工視作免洗筷般用過即丟、依舊放任投機者囤屋炒地。最終,包含無家者在內的很多人,他不能選擇的是:一個安心生活的保障。這樣究竟是讓人「選擇」,還是「不得不選擇」呢?

  如果這是不得不選擇,那公眾人物口中:需要被「載至陽明山放置」、「噴水驅逐」、「以強光照射」、「洗乾淨」的「物件」,適合用來指涉每一個活生生的「人」、擁有各自不易被看見的過去及無法預想的未來的無家者嗎?

▲ 「2018人權辦桌」席上的無家者

  • 關於政治受難者#

  當政治受難者長輩們向我們訴說自己的故事時,或許有人會想:「政府早就道歉和補償了」、「政府和民間也早就已經有過多次紀念」,那麼,受難者們又在爭取些什麼?他們想要的「正義」是什麼?

  沒錯,政治受難者看起來似乎可以「選擇」,選擇接受、選擇不接受政府的補償措施,但其實,他們不能選擇的是:在受難之後,走一條全然屬於自己的人生。他們無法選擇救濟的時機點與方式,從政府道歉、金錢補償、紀念,一直到除罪化,前輩們只能依憑著政府的腳步而行,甚至到了今天,仍不知道當時的加害者與共犯結構是誰,他們無法選擇屬於自己的「正義」

▲ 政治受難者陳欽生前輩(左)與蔡焜霖前輩(右)

看似不同的兩群人卻如此相同#

  「街友」、「寒士」還是「無家者」?他們有太多的標籤和汙名。在我們的訪談中發現,他們的過去充滿故事,可能曾經風光一時,甚至是大起大落了好幾回,只是也許青春不再,也或許是力氣用盡,及更多的時不我與,在親友和社會眼光、不當政策的重重壓力下,他們只得蝸居於一角。

  政治受難者中更有許多人在得來不易的自由空氣裡無所適從,他們也許受家人離棄、也許被迫離開家人,甚至只是暫留臺灣卻被迫落腳,回不了真正的家鄉。在那個草木皆兵的年代,受難者於社會中很難有立足之地,有些受難者只好在街頭生活,更有些受難者選擇結束生命。

  當政治受難者流落街頭,街友與受難者兩種身分,便在一個人的生命經驗中連結起來,就像曾經是無家者的生哥,希望在生活有餘裕的此刻,能夠與無家者們共同分享,讓這樣的分享方式茁壯出力量,使更多的大眾看見──在這社會上,有諸多鎂光燈焦點外卻如此奮力生存的人們。

「無家者」與「政治受難者」這樣看似不同的兩群人,卻背負著相同的社會歧視,承受著人權被剝奪的不正義,在人生路上選擇了沒有選擇的選擇。當我們以「人權」的角度審慎對待時,邊緣人與邊緣人便因此在「人權辦桌」相遇。


播下種子、開啟故事
#

  我們衷心希望,這樣子的「相遇」,會在參與者與大眾心中播下一顆顆種子,讓對「人權」的信念得以深植這片土地。

  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先生在受訪時曾提到,在創立王子雜誌時期,收留了許多有才華的政治受難者,例如:陳孟和先生。蔡焜霖在聽到朋友提到,臺東原住民小朋友無法至臺北比賽時,更是與陳孟和先生一起開車前往台東紅葉接送這些小朋友,因此才創造了臺灣紅葉少棒,每每提及紅葉少棒,蔡焜霖先生總是笑著說:「這是一段賤民與賤民合作的傳奇故事。」或許如同紅葉少棒的故事那樣,我們亦是期待「人權辦桌」,可以開啟另外一段故事。

▲ 「2018人權辦桌」市集中播下的種子


  • 人權影展#

  影像最深植人心,今年「人權辦桌」將透過播放人權相關電影作為前導活動,進行議題推廣,並邀請學者、專家參與映後座談,期望能引領參與者有更深入的思辨。此外,我們希望能將人權議題拓展至同溫層之外,因而會盡量舉辦在各地校園內,預計會有5場次的放映與映後座談,讓更多沒有接觸議題習慣的大學生、高中生,能夠多一次瞭解的機會。

活動日期:2019年11-12月

  • 人權市集#

  市集是一個接納所有人的場域,在市集當中,人人都有機會與無家者、受難者長輩、各人權組織交流互動,期盼能開啟更有溫度且拉近彼此距離的對話,讓人權議題與大眾更接近。

  去年(2018年)的人權市集活動,便邀請了15個不同領域但都關懷人權議題的團體,在青島東路上向來自四面八方的參與者宣傳議題、販賣義賣品等,獲得不錯的成果與回饋。今年將以更謹慎的態度來擴大舉辦,除了預計邀請30個關心人權議題的NGO組織、學校社團和友善店家參與市集設攤,也延續往年的義診義剪,更將安排「短講」、「表演」、「解謎遊戲」等來豐富活動的多元性。

活動日期:2019年12月21日(六) 13:00-18:00

▲ 「2018人權辦桌」市集短講

  • 露天電影院#

  人權市集在入夜後會轉變為露天電影院,讓更多人可以參與其中,進而了解「人權辦桌」的緣起與目的,當然也是在歲末寒夜裡,分享「人權辦桌」的溫暖與喜悅。

活動日期:2019年12月21日(六) 18:00-21:00

  • 人權辦桌#

有食有氣力!食飽才有氣力向前行!

  今年的「人權辦桌」訂在12月21日,也就是冬至的前一天,在這又即將增長一歲的年末,讓政治受難者、無家者以及所有參與者,感受在冷冬中的溫煦食(時)光,讓我們在餐桌上一同度過節慶與節氣,關照彼此及人權,在一年之末,溫柔地審視自身不同的生命經驗,除了溫飽肚腹,亦能給予彼此心靈上的飽暖。

  席開25桌,每桌都有政治受難者無家者人權工作者,在菜香中話說從頭,讓當年的水姑娘、緣投兄在圓桌上相遇,席中也會與無家者和政治受難者及家屬,一起安排致詞、演出等節目。我們開放25位贊助者同桌圍爐,在飯桌上聯繫彼此的感情,這裡有聽不完的深刻過往、真摯的生命故事,希望有您的協助,讓這些故事持續寫下更和煦的篇章。

活動日期:2019年12月21日(六) 18:00-21:00

▲ 「2018人權辦桌」擺盤中的鳳梨蝦球


  • 人權辦桌徽章#

  議題需要你我推廣,別著它走在路上,你我都是人權宣傳大使!

  • 人權lighter#

  火為人類帶來光明,讓食物得以暖心暖胃。打火機就像「人權辦桌」一樣,為人權議題點燃冬夜的和煦火光。


  • 有呷有氣力帆布包#

  可以側背或手提的帆布包方便且耐用,圖案寓意著人權推廣的路上,你我都能「有食有氣力!食飽才有氣力向前行!」


  • 辦桌紀念襪#

  在寒冬中,襪子可以帶來溫暖;在人權路上,襪子可以讓我們走得長久。


  • 辦桌紀念T-shirt#

  T-Shirt總是深受大家喜愛,社運場合更是少不了「議題T」,期望透過這件T-Shirt能傳達最重要的想法給每個人。


備註一:如果沒有選擇尺寸,一律以M出貨。

備註二:其他尺寸請於備註欄說明,並留下E-mail或電話提供我們聯繫。


  • 辦桌紀念毛巾帽#

  人權推廣的路上總是有汗有淚,就讓毛巾帽為你我遮風擋雨,逝去汗水與淚水,繼續大步向前!


  • 政治受難者聯名專案  #

  今年我們特別找了三名政治受難者與他們的相關著作來與募資回饋品聯名,陳欽生前輩、蔡焜霖前輩與胡子丹前輩,三人分別是華僑、本省人與外省人,「人權辦桌」的發起是意圖打破社會大眾與邊緣族群(政治受難者與無家者)的藩籬,更進一步,今年我們希望藉由這樣的聯名方式,弭平長久以來台灣各族群間的傷痕,不管是哪個族群,我們都是共同關心人權議題、一起生活在臺灣土地上的「人」
  • 陳欽生前輩,人人都稱他生哥。1949年出生在馬來西亞,1967年,隨著同學來臺就學,1971年遭羅織涉嫌「臺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被捕。歷經了無數次的血腥的刑求,被迫寫下了無數不屬於他的自白。1983年終於離開牢籠後的生哥,因為僑生身分,沒有身分證,政府不歸還證件,更不允許他回馬來西亞。被迫流落街頭的生哥,成為了無家者。沒有身分、沒有親友依靠,生哥在臺北街頭上過著流離失所、三餐不繼的生活。同樣流浪在街頭的無家者們,告訴生哥如何在受大眾冷眼看待中生存,告訴生哥哪裡找的到食物,也幸運的遇到餐廳廚師給予了幾餐溫飽。在艱難苦痛的日子裡,生哥沒有放棄。
  • 蔡焜霖爺爺出生在1930年,1950年因涉嫌「臺北電信局案」被捕,身為臺中人的他在綠島坐了十年的牢。1960年出獄之後,因為曾經是政治犯的身份,被貼上「匪諜」的標籤,讓許多公司不願意錄用他,焜霖爺爺的求職狀況四處碰壁,生活非常辛苦。後來想要讀書考試,明明已經考上了臺北師專,卻被「不許匪諜入學」的理由拒絕讓焜霖爺爺入學。後來爺爺輾轉做過飯店服務生,在國小恩師的幫助下從事出版社的編輯,後來創辦了《王子》雜誌,讓臺灣的漫畫產業在會被查禁的情況下保有出版的空間。
  • 胡子丹爺爺1929年生於安徽蕪湖,1949年12月3日涉「海軍永昌艦陳明誠等案」,於左營被捕,判刑十年,1951年移送綠島新生訓導處。1960年3月離開綠島後,因在臺無家人,經濟上也面臨危機,成了無家者。臺北的台大醫院門前階石、北門公園內的遊樂設備都曾是他的床鋪,這樣的生活大概持續了兩個月。後來約兩年的時間,情治人員如影隨形。透過同為海軍的同僚介紹,將戶籍遷入海軍情報臺,情報單位才停止干擾。工作方面曾經任家教、廣告公司文案主管等,最後開設國際翻譯社,從事出版工作至今。

人權辦桌工作小組#

  是由陳文成基金會的志工們所發起的,成員包含了:學生、文史工作者、學術研究員及NGO工作者等,各行各業的人們皆於此聚集。我們相繼接觸戒嚴時期與白色恐怖的歷史,在文獻與書籍的閱讀中,更加了解過往臺灣的全貌;在受難者長輩們的分享中,得以直視島嶼上一直存在著、長久以來卻被遮蔽的傷痛。

  聽聞部分長輩提起出獄後流落街頭的經驗後,我們希望將這段過往與現代結合,讓長輩與流落街頭的朋友們相聚,彼此交流、談話。再加上一般民眾的參與及理解,盼能消弭社會上無所不在的歧視,令被束縛住的二者重獲自由,而民眾也能脫下有色眼鏡,不單以成見判斷他人。

一頓飯不只是一頓飯,或許能告訴彼此,再黑的時刻,都能看到光。